一頁er

堆棉花糖、幸福小镇、overlord和第五人格
有时画画有时写文
换坑频繁
人傻话少
慎fo
QxQ

素描了个花子君


P2、P3是里安嘿嘿

让全世界认识我家里安——!


【亲妈地嚎叫



我—好—喜—欢—他—AAAAAAAAA!

“今早起来打开门

心情美美——Σ”


笑,笑不出来




P1刺客伍六七

P2自家oc  ε-(´∀`; )


下一篇就更新文章.....!


顺便一提,这里重新开始约稿

这种Q版小人一只35r,多人打折

萌系立绘75r一只,画风不是很帅气请慎重( ;´Д`)


Q版三天交稿,立绘最迟一星期,有意欢迎私信我♪(´ε` )

阅读顺序从右至左
论我画一篇漫画换多少种画风
下一篇库特回忆杀

当魔导王在鲜血帝面前变回了铃木悟【吉克尼夫X铃木悟】②

内容接续原著第十卷《谋略的统治者》最后一章
私设出现了一个原著没有的始源魔法道具(强行掰)
画手写文,文笔惊悚系列

️⚠️剧透注意
️⚠️ooc注意
️⚠️后期开车注意
️⚠️吉克尼夫X铃木悟【强制性】
️⚠️改变原著系列

迪米乌戈斯例行巡视着自己着手的项目,脑中突然响起了紧急联络魔法的响声,声音短促地回荡在整个脑域。

这是类似“SOS”或者是安滋大人下达命令时,大总管那边才会发出的紧急联络声,是有什么命令吗?


迪米乌戈斯心中想着行动却丝毫不慢地回应魔法,然而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。

只是一行字,就让恶魔的全身瞬间如同置身冰窖般冷却下来。


“纳萨利克最高威胁警报,请守护者迅速于王座大厅就位!!”



安滋....不,现在应该改口叫铃木悟了。从昏昏沉沉的黑暗中挣扎着清醒过来,促使他醒来的诱因则是身下颠簸的地面,或者说....是一辆飞速行驶的马车。


之前遇到的接连打击太过糟糕,他的应对完全不在身为一国之王应有的状态,居然放任自己的精神昏迷过去。这之间又发生了什么糟糕状态铃木悟一无所知,如今的情况容不得半点恶化,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思考。

曾经的肉体回归,能更清晰的感受到身下一片冰凉——应该是没有穿衣服,可身上却好像裹着什么布料阻隔了些许冷意。

这是什么情况?绑架?

铃木悟并没有睁开眼睛确认情况,因为在前途一片迷雾之下,贸贸然的行动只会自取灭亡,他也需要安静的时间去梳理自己杂乱的思路。受益于过去经常制作项目企划的能力,他将眼下的情况清晰地罗列出来。


首先便是存活问题。就昏迷前的记忆来看,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转化成了人类,但能不能使用魔法道具因没有经过测试还要另说。四肢无力,肌肉松弛,这些也都是不曾锻炼的人类状态留下的弊病——估计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完全算是武力值最底端吧。

铃木悟在心中懊悔,如果当初上班的时候有健身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窘迫,罢、该懊恼的事情不止这一件,姑且将消极情绪甩到一边。

第二则是在帝都遇到的那场袭击。

是谁策划、又是什么目的,难道有Player的幕后操纵?
因为完全没有情报,铃木悟只能从最坏的情况去瞎猜。他倒是没有考虑过会是帝国的皇帝,毕竟双方并没有深仇大恨到如此地步、也没有直接利益冲突

可现实并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去思忖,因为此时马车已在什么地方停下,从通风口里灌入的冷风使青年下意识因寒冷而瑟缩了一下。

糟了

像是在回应他的想法,接着,让铃木悟灵魂都冻结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

“安滋·乌尔·龚阁下,您醒了?”


这是他曾经的盟友国、如今属国的年轻皇者,吉克尼夫的声音。


为什么

“我曾经以为阁下是天生的不死者,为此就能解释您为何拥有强大如斯的恐怖力量”

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吧

“可我猜错了,回溯本源之后您的变化,终于让我可以窥视您的秘密——原来您生前是位人类”

为什么是你,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

“而且看起来——您此刻并不会魔法呢,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安滋·乌尔·龚阁下。”

原来...全部是我弄错了吗

“还是说,这一切依然在你的掌控之中?”

“怪物”


青年瞬间睁大双眼

拜恢复的肉身所赐,吉克尼夫轻易便洞悉了青年的意思,其中氤氲的全是不可置信和躲避,就好像把他最后一层遮羞布撕开了。

应该让你的那些非人部下看看,他们效忠的对象是自己的食物,这多么有趣。


我赢了




b.双向误会啊,文笔依然惊悚系列
下一章帝国和纳萨利克开肛

当魔导王在鲜血帝面前变回了铃木悟【鲜血帝X铃木悟】①

内容接上原著第十卷《谋略的统治者》最后一张
私设出现了一个原著没有的始源魔法道具(强行掰)
画手写文,文笔惊悚系列

⚠️剧透注意
⚠️ooc注意
⚠️后期开车注意
⚠️吉克尼夫X铃木悟【强制性】
⚠️改变原著系列


第一章

不好

这是安滋看到那个男人冲向马车时,心下的第一反应。


没有大脑的头颅里疯狂示警,像是几百只警笛长鸣,搅得安滋一阵发晕又紧绷起全身的骨骼。

被那个东西近身会很不妙。

无论作为Yggdrasil里的PvP直觉,还是如今这个身体所带来的魔法感知,都在疯狂叫嚣着远离那东西。

慌乱中安滋已经伸手摸向另一只手的戒指,顾不上身旁一起的艾恩扎克,求生的本能促使他不顾一切地运起魔力打开通道。就在安滋即将被传送出这个地方时,那个男人却抢先一步地扔出手里的东西,口中念出是方才就已经备好的奇妙咒语

[回溯本源]


“Boom————!”


大规模魔法效果陡然间盖住半个帝都,仿佛只有在地狱中才能窥见的、巨型魔法阵瞬间穿透层层云朵,笼罩住帝国首都的大半街区。

声势浩大,效果也是惊人的。就在帝都的人们被天空中硕大地法阵吸引住全部心神,因其庞大的力量而两股颤颤跪伏在地面上时。范围之内的地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。

精致的房屋在原地消失,出现了一批批杂乱堆放的建筑材料,近乎所有生物都回归了幼儿形态,帝都之内一片婴儿的啼哭。就像神明开的玩笑,一切都回溯到了Ta最初的模样。

当硝烟弥散殆尽,鲜血帝吉克尼夫沉默地站在法阵之外,他身后是早已列队站好的帝国骑士团,空气中凝结着肃杀的冰冷。


自从那可怕的怪物以一副轻松姿态,随意嘲弄着自己的一切行为尽在他掌控之中时。被接二连三地高压逼紧了全部心神的年轻皇帝,那根理智的弦终于断了。

屈辱地臣服在怪物脚下乞求怜悯,献上自己的国土,皇族先辈们历代征战所守护的东西就像一个笑话。他以为以皇族的度量能接受胜者王败者寇的结局,但是吉克尼夫没有。

他想起了一个东西。

那是先祖在几百年前最意气风发之时,曾秘密斩获的某件神物,那是深埋在他祖陵地底深处的宝物,只有每任国王在授权仪式上才会被先帝告知这个东西的存在。

吉克尼夫曾以为在自己这么兢兢业业地治国之下,这件神物能继续留传给他未来的子孙,继续保护这片富饶的帝国,但是没有。


在斯连教国的使团离开后,吉克尼夫崩溃了。
他想大吼,他想像个孩子那样哭闹,尤其是当他在竞技场上,看着那个魔鬼轻描淡写地挡住武王所有的攻击。

他心如死灰。

最终他做出了这辈子的豪赌,使用那件神物,即使两败俱伤。


说实话,这不是国王应有的举止。他的四骑士中摇摆不定的人已经离开,只留下沉默的骑士长随侍身边。

成败在此一举吧。吉克尼夫心如止水,注视着那片弥漫开来的烟雾,婴儿们惊慌失措地啼哭声已经透过雾气传了出来。也不知道那个怪物会变成什么样呢,说不定会是个小骷髅架子,吉克尼夫苦中作乐地想。


然后,他看到了他。


原本属于怪物的暗紫色长袍下,包裹的却是一具人类身体,他单膝跪在马车的废墟中看起来摇摇欲坠。青年伸出双手,像是不可思议般颤抖地捏紧双手,指节因过于用力而泛白。

他好像要确认什么似的摸向自己的脸。迷茫,惶惑,不安,恐惧,一切的负面情绪在这青年的身上展露的淋漓尽致。

接着,青年迷茫地抬起头,吉克尼夫便看到了一个相貌清秀的男人。棕色短发乖顺地贴伏在额头上,眼角微红濡湿了轻颤的睫毛,像小鹿一般惊慌的眼神将自己的脆弱完全暴露出来。

跟之前那个怪物深谋远虑又狡诈至极的形象截然相反,仿佛人格分裂。

接着,仿佛在回应吉克尼夫的心中所想,那个男人“嘭”的一声,摔在地上却再也没了动静。


安滋觉得今天的一切就仿佛是一场梦境。

先是盟友帝国莫名其妙地请求成为属国,他一头雾水完全摸不清头脑。又因为恍惚与不安忽视了逼近的危机,当他从注意到做出反应时,一切已经晚了。

安滋已经半只脚迈入空间隧道,随时而来的不是跨越时空时的穿梭感,而是从内部向外出现了一股子推力,将他整个人弹出来。因为不合常理的情况出现安滋还呆愣了几秒,随即就知道了原因。

他正在慢慢地,‘退化’成.......人类。


鲜活的肉体包裹住曾经的骨骼,整个人也从魔力环绕全身时的轻松,变回了曾经那个因为常年熬夜加班而孱弱不堪的人类身体。就像自由穿梭在深海中的鱼儿被套上了枷锁,整个人被厚厚的一层压力束缚住全身,几乎动弹不得。

这并不是最糟的。

随着人类身体的回归,曾经一切剧烈情感也纷至沓来。几乎冲垮自身的负面情绪将自己包裹,甚至一时间出现了恍惚。

强制冷静失效的状况下,曾经的普通人该怎么做?突逢巨变,这一切彻底地压垮了叫铃木悟的这个人类,脑中那纤细的神经。


青年最终昏迷了过去,将意识投进了无限的黑暗。

这里一页

喜欢开坑

会填

但是特难产


【原地下跪

论我在hp 第五的难产期间
开了多少坑
人有多大胆,坑就开多少
【捂脸痛哭

【想做老棉的挂件但是因为没有经验,不打算贩卖了,如果有意向的欢迎小窗我,我加QQ看看有多少人就定做多少个,只收成本价和运费,仅做同好交流ε-(´∀`; )

3  cp是同企划的艾尔德先生,已经被追到了